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今天|北京快乐8开奖查询
注冊 登錄  / 訪問手機版
如果你是“兩爬”愛好者 有個地方就不能錯過

編著:博物 周行     來源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29WH0LVcYWGzdNYOUK4w9Q

 對兩棲爬行動物愛好者來講,斯里蘭卡堪稱天堂。那里環境多樣,“兩爬”種類特別豐富,很多還是當地獨有物種。我們的作者在去年秋天前往那里“朝圣”,而我們的博物之旅也在今年1月的時候去體驗了斯里蘭卡的魅力。

斯里蘭卡雖然只是個島,但環境差異性卻相當大——由于中央高原阻擋,印度洋上吹來的季風只把雨水帶給迎風坡,形成熱帶雨林,而背風坡則成了干旱地帶。我們這次特意在三個區域,都選擇了落腳點。

雨林夜場,斗螞蟥找小蛙

斯里蘭卡之行的第一站,是西南部的辛哈拉加森林保護區。這里到處是溪流,還擁有島上唯一的原始熱帶雨林,是尋找蛙類的絕佳場所。

傍晚剛一到地兒,我就興奮得想要拍個通宵。誰知保護區晚上不讓進,這可讓我犯了愁:蛙類可都是夜行動物啊。幸好在住地附近,我發現了一小片山谷,環境一點兒也不比保護區里差,正好可作夜間的“片場”。

夜幕降臨,山谷里像是開起了歌詠比賽,各種蛙鳴聲此起彼伏。我剛開始循聲找蛙,卻先被別的動物盯上了——準確地說是叮上。山螞蝗嗅出了人味兒,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,它們在頭燈和手電光照下,密密麻麻昂首蠕動,看一眼就起一身雞皮疙瘩。幸虧我之前做好了防護,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。

進雨林前都需要綁緊褲腿防螞蟥 供圖:小餅

雨林里的蚯蚓尸體 供圖:小餅

我一邊與山螞蝗纏斗,一邊埋頭尋蛙,先后找到好幾種擬小樹蛙。這類小型樹蛙有很多種,有的一身翠綠,有的渾身布滿疣凸,還有的長著尖尖鼻頭。

一種擬小樹蛙,渾身長滿角狀疣凸。當地語言里,它的名字就是“角”的意思。攝影:周行

但它們體長都不及2厘米,找起來很難發現,拍起照來也相當困難。想拍特寫就需要靠得很近,而這些蛙模特又相當敏感,稍有動靜就一個大跳逃離現場。每找到一只,都要反復嘗試好幾次,才能拍到滿意效果。


誰出怪聲,終蒙青蛇垂青

次日天明,我終于進入森林保護區。按規定必須有當地向導同行,向導的職責除了指路、講解,還有監督游客防盜獵。陪同我的是位老向導,對這里的動植物了若指掌。多虧有他指點,我拍到不少鳥獸,還有心愿名單上的琴頭蜥——這種蜥蜴的雄性發情時,喉部會垂下一片“咽垂”,形狀頗像豎琴。

琴頭蜥,雄性發情時喉部會張開豎琴狀“咽垂”。攝影:周行

一整天拍個不停,直到黃昏離開我還意猶未盡。剛出保護區沒多久,就聽見遠處傳來“喔嗚喔嗚”的響亮叫聲。我猜是貓頭鷹,可向導說是蛙鳴。我這個資深蛙迷,還從沒聽過這樣的蛙叫聲!晚上再探山谷片場,又聽見“喔嗚喔嗚”——這回定要揭開你的真面目!

我循聲摸到一處溪邊,眼見一個小黑影“噌”地躍入水中,怪叫隨之戛然而止。應該就是它!我輕手輕腳,俯身撥開溪水中的落葉,只見一只深褐色的蛙,正靜靜趴在水底,混在落葉里還真不容易認出來。原來怪叫聲,就是來自這只斯里蘭卡疣蛙,它叫聲如此響亮,個頭卻只有普通青蛙大小,由于總在水里活動,陸上運動能力大大退化,據說蹦跶起來還不如蟾蜍。可剛才看它跳水的架勢,也不算含糊呀。

水里的斯里蘭卡疣蛙,它們個頭只有普通青蛙大小,叫聲卻出奇響亮,不論音量還是“曲調”,都活像夜貓子。攝影:周行

在西南部雨林的三天里收獲不小,我拍到21種蛙、15種爬行動物,可惜名單上的斯里蘭卡竹葉青,卻一直沒見蹤影。都到了正等車離開的功夫,我見縫插針,請酒店老板帶著鉆進林子去拍鳥。沒想到鳥影還沒見著,就撞上了大運。

只聽老板大喊一聲“蛇!”我跑去一看,正是夢寐以求的異國“小青”!相比于國內的竹葉青一身翠綠,斯里蘭卡竹葉青的底色更偏藍綠,背上還有黑色菱形斑紋。對兩爬愛好者來說,它可是夢幻物種,能在離開前的最后一刻一睹芳容,我死而無憾。

高顏值的斯里蘭卡竹葉青,是這里的夢幻物種。攝影:周行

此行還遇到了另一種蛇,它就是無毒的斯里蘭卡白環蛇,一開始被我們誤認成是劇毒的斯里蘭卡環蛇。雖然名字就差一個“白”字,卻是無毒與劇毒的區別。

高原山林,“凍蛙”和卷尾蜥

位于霍頓平原的“世界盡頭” 供圖:小餅

接下來我們去了斯里蘭卡島中央的高原區。這里平均在海拔2000米以上,一下車頓時體會到熱帶久違的寒意。到了夜間,氣溫更是“跳水”到13℃,有人還為此穿上了羽絨服。

“這么冷還會有蛙活動么?”我帶著疑問,當晚就鉆進旅店旁的溪谷。雖是高原上的低谷,海拔也有1800米。沒走多遠,我就在低矮的葉片上,看見一只樹蛙趴著一動不動。用手戳戳它,它也只是極緩慢地爬開,看樣子凍得不輕。后來我又陸續找到了5種樹蛙,全都處于“凍僵蛙”狀態。

在高原區,我還發現了另一種擬小樹蛙——施氏擬小樹蛙,只不過處于“凍僵蛙”狀態。攝影:周行

待到白天進入高原區的霍頓平原國家公園,發現環境主要是高原草甸,只零星有小片山地雨林。我專往這些山林里鉆,因為心愿名單最末尾的斯里蘭卡卷尾蜥,就生活在這里。比起西南部的熱帶雨林,這里不僅沒那么熱,還籠罩著濃濃霧氣。記得資料上說,這種卷尾蜥偏好長滿苔蘚的樹干。

斯里蘭卡卷尾蜥,它偏好長滿苔蘚的樹干,以便藏匿身形。攝影:周行

我一路搜尋符合標準的樹木,最終在瀑布旁的一棵樹上找到了它。只見斯里蘭卡卷尾蜥一身樹皮灰色,為了方便樹上生活,它常會用尾巴卷著樹枝保持平衡。這個小家伙本來正在曬太陽,見我靠近,便一頭鉆進苔蘚藏了起來。

獨角獸造型的粗糙角吻蜥 攝影:周行

順利拍攝完斯里蘭卡卷尾蜥,意味著行程已近尾聲,緊繃的神經突然松弛下來。

霍頓平原的落日時分 供圖:小餅

而除了兩爬,我們這次還在雨林里看到了另外兩個“明星物種”——巨松鼠和斯里蘭卡特有的紫臉葉猴,最終為這次行程畫上了完美的句號。

巨松鼠 攝影:珊姐

斯里蘭卡特有的紫臉葉猴 攝影:周行

欄目置頂

版權所有:
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(京)字第02550號
京ICP備09112557號 京公網安備110293849488291

聯系我們:

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29號中國地質大學院內
T:66554908 E:[email protected]

地質調查科普網

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今天 快速时时秘籍 江西时时为什么倒闭 怎么做彩票导师 北京pk10专家计划全天 广东11选5任选8计划 真钱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辉煌3肖6码1522863 北京塞车网站 时时操盘 澳门五分彩